第十一章勾引(骑乘/磨批/标记) (第1/2页)

加入书签

灵堂中明着的烛火将贺南寻挺拔的身躯照出一片斑斓的影影绰绰,烛光舔过他那比东方人要高挺许多的额头,在他的浓眉上划过,最终成为他眼中的一片阴影。

那阴影里头满是与这寂静严肃的灵堂不符的悸动春情,摇晃着烧的比那烛火还亮,却又涩然的躲在暗处不敢张扬,其中复杂热烈自不必说,而这一切皆只是因为他那小妈妈沐云笙一句“给奖励”的承诺。

贺南寻想着小妈妈要来,不灵光的脑子却体贴,一想到小妈妈金贵柔软的腿要跪这瓷砖地板便心疼难受,于是把自己的蒲团舍了,将两个蒲团摞到一起去准备让给沐云笙。但他没个垫子依旧跪的端正笔直,为的就是沐云笙的夸奖。

哪怕没有奖励也是好的,傻狗心里暖呼呼的想着,他只要小妈妈那双蛇眼勾魂夺魄的,只看自己一个。

但沐云笙深谙训犬之术,允诺下的奖励自然不会收回。不消一会儿他换了件男子衣衫,下头似乎没穿东西,一双白而直的腿在布料间晃啊晃的勾人,只手腕上还带着两环玉镯,所以依旧是叮叮当当的,款款走了进来,在贺南寻炽热的眼光里伸出手真像安抚一只犬类一样抚摸他的头顶:“南寻好乖,知道把垫子让给阿妈。”

他动作间带来潮润的香味,贺南寻陶醉的闻,闻出一点皂荚干净的香和洋香水黏腻旖旎的甜,还有沐云笙身上那股熟悉的沉水香,“阿妈……”

沿海之地的盛夏依旧是沉闷的,燥热的空气搅动了春情,点燃了欲壑难填的火。

沐云笙太知道什么东西才能让贺南浔这样血气方刚的男性沉沦其中了,他猜测自己这痴傻的便宜继子或许根本都不懂什么是谈情说爱,于是肉欲便成为了沐云笙掌控他的最好手段。小妈妈只需要低下头,一边用那双细而挑的眼睛专注的注视着贺南寻的眼睛,一边用柔软的嘴唇在对方高挺的鼻梁上啄吻,就能让这只饥渴的狗失控的热情的跪坐着将自己抱进怀里:“妈妈,妈妈……”

贺南寻的确不懂谈情说爱,他甚至也不懂小妈妈是在利用自己,控制自己。他只觉得沐云笙在这点满了白烛的灵堂里头美的禁忌,对方亲吻自己时触感温柔香气丝丝绕绕扑面而来,简直像一只艳鬼。

贺南寻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欢喜,也不知道怎么纾解自己的欲火,只好一点点依着沐云笙的动作帮他解开衣襟,对着那一片白皙的皮肉,却有些无从下手。他看了看自己粗糙的蜜色的手,又瞧了瞧小妈妈漂亮的乳,尽管被那不过分鼓起但很是柔软的乳肉和过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高辣小说相关阅读: 快穿之拒绝系统后被奖励了 老婆是傲娇狂怎么办[ABO] 露水情缘 宝妈靠囤货在末世躺赢 年上父子调教单元文 我喜欢写一些畜生的东西来满足自己日渐变态的xp 网恋到双胞胎后被爆炒了 原神长篇无敌系列 白玉京 雄虫他今天还在推广乙游吗 直不了一点 侵占丫鬟艹B女儿 本文20禁,纯血腥暴力恐怖内容,请自行决定是否观看 爱爸爸就要干爸爸 鸦青 泥就是那个玩剑的 主角受他总是不来 老婆曾经是万人嫌 孕产调教师 圈绕无名指